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 自由广场》国家对外协议监督法

自由广场》国家对外协议监督法

时间:2019-05-10 13:2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韦洪武

对于与中国签订协议之监督条例的名称,本文希望提出另一选项供大家参酌。

首先,「半分钟」通过备查并非马政府签署服贸协议的主要宪政错误,而是在此过程完全藐视国会的缔约权。宪法虽然规定国家缔结条约之权属于总统,但必须依法行使(三十八条);亦即必须经过行政院院会议决(五十八条)、再经立法院决议(六十三条)。所以,缔结条约绝非行政权得以专断自为,不受国会事前监督。準此宪政原则,政府行政权与他国签订之协议,即使无条约之名,但其可能拘束国内法律之实毫无二致,岂能逃避国会监督?何况行政协议,极可能与国内法律命令有所冲突,事前照会国会就相关法令预备予以调整,也是行政立法关係顺畅运作的正办。因此制定监督条例有着国会改革,承担自身对外缔约之宪政职责的意义。

其次,马政府对于行政协议始终有错误认知。较夸张的是二○○九年国安会秘书长苏起主张对美签订的行政议定书,位阶高于国内法律。因此不得已修改「食品卫生管理法」变相禁止进口美国牛肉,此外与中国签订的协议只在迫不得已时送交国会备查。这种行政权独大的心态,正是此次监督条例必须矫正的首恶。所以,制定监督条例也有重建行政立法机关之宪政标準作业程序(SOP)的作用。

第三,这次讨论监督条例的焦点完全放在对中国的协议。但正如前段所述进口美牛协议,当前国家需要的其实是一部规範国会监督行政协议的普通法,而不是单独监督对中国协议的特别法。除中国之外,我国还会与美、日…等世界各国谈贸易协议如TPP、FTA等或其他协议。难道国会要袖手旁观、怠忽宪法职责?

基于上述理由,本文建议此一法案名称应为「国家对外协议监督法」,其範围适用所有国家,中国自应包括在内。此法可以视为与「立法院职权行使法」性质相同之程序法。本法之国内法性质明确,但标明对外又彰显国家主权意味,在国际上绝对可以交代过去。

中国喜欢在国内法偷渡统一台湾的阿Q条文:反分裂国家法、国家安全法均为其例;我们没有必要降格和他们对干。

(作者为政治大学政治学系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