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育 > 自由广场》对立的台湾 执政者的考验

自由广场》对立的台湾 执政者的考验

时间:2019-05-21 17:5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陈茂雄

「一例一休」属各界都骂的法案,逼得民进党不得不重视,目前正值「一例一休」的修法期间,各界相当注目,只是中国国民党、时代力量及劳团大军压境。在野党看在八百万劳工的选票,追击民进党乃意料中事,民进党难以善了。

终战初期,台湾只有小型的工厂,其特色是头家(老闆)及薪劳(劳工)的关係相当好,薪劳将工厂当作自己的事业,而头家对薪劳照顾得相当好。那时候小工厂的头家很难成为巨富,头家、薪劳、顾客完全依循市场机制,不劳公权力介入。

在依循自由市场年代,缺乏劳工,工资就会提升,反之就下降,是否要加班,端看双方的需要,只是那时候台湾的经济条件不佳,加班是一种福利,只要头家有需要,薪劳不会反对,所以那年代几乎没有劳资纠纷。

到蒋经国年代,为了促进经济成长,公权力介入市场,尽力保护产业界,牺牲环境,压迫劳工,增强产业界的竞争力,促成台湾经济奇蹟。那时候企业家已经发了财,工资还是相当低,好几天的工资才能买到一斗米,不像现在一天的工资可以买好几斗米。那时候的劳工不只不能罢工,连怠工都不行。

目前的执政者若像以前的独裁年代,压迫劳工,牺牲环境,台湾就不必请外劳,产业也不必外移。显然的,台湾当年的经济奇蹟只不过是「经济自由,政治独裁」的产物而已。由于独裁政权牺牲劳工,保护资方,促使劳资对立。另一方面,民主运动也花了将近四十年的时间对抗独裁体制,表面上是没有流血的宁静革命,却因为长期的群众运动,促使台湾社会养成对立的习性。

政治民主化之后,中国势力不接受民主体制,政治层次的对立没有稍减,加上劳工及环保人士的反扑,使台湾的对立更为严重,台湾社会完全不能依循自由市场的机制。由于环境改变,台湾的产业纷纷外移,只是对立并没有稍减。

以前劳工是被压迫者,政治民主化之后出现反扑,更不相信资方会有善意,在野党又加以煽火。对于资方而言,商人不做亏本生意。于是,执政者备受考验。

(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