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育 > 自由广场》修正国安法第九条 刻不容缓

自由广场》修正国安法第九条 刻不容缓

时间:2019-05-21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陈昱齐

台湾推动转型正义,从官方的角度来说至少也有二十多年,但长年来仍停留在金钱补偿,对于真相探究近乎没有进展,二二八事件尚且有官方正式的研究报告,但影响台湾社会时间更长、牵涉人数更广的白色恐怖,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份正式的报告,蔡总统虽然宣示要在三年内完成转型正义调查报告,但时间已过了一半,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历史真相的探究,除了专家学者研究外,法院的审判本也是还原真相的重要途径。白色恐怖时期的政治案件依「惩治叛乱条例」之规定归「军法审判」,对于人权保障的程序与实质都不如普通司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戒严法」明文规定,于戒严期间受军法审判的案件,均得于解严后提起上诉,就是藉此匡正军法审判可能的弊病。戒严理论上是短期紧急的措施,但台湾却是一戒三十八年,当大家还在缅怀蒋经国解严的德政时,却遗忘了他用国安法做为解严的配套措施,其中一条的规定就是不准过去受军法审判的确定案件,于解严后提起上诉,之后也被大法官以维持法安定性为由肯认并未违宪,戒严戒得够久,竟然成为剥夺人民诉讼权的依据,令人傻眼。

先不论大法官解释,本就受时代环境限制,以前做成的解释后来因时空环境变化而遭推翻的案例所在多有。立法院才应该是匡正过去自己错误立法的主事者。关于国安法限制政治案件提起上诉,早在第二届国会时,就有政治犯前辈谢聪敏提出修正案,到上一届立法院仍有立委提出各种版本,但屡屡被国民党退回程序委员会,连讨论的机会都没有。第九届的立法院,民进党首次取得多数,也提出修法版本,即将于今日在内政委员会审查,朝野立委应该共同支持修法,还给政治受难者应有的权益,尤其随着大量政治档案的出土,新事实、新证据一一浮现,政府不该再以法安定性、案件负荷量大为由,阻断政治案件的平反。

「金钱补偿」与「回复名誉证书」都不代表「法律上无罪」,让政治受难者争取「法律上的平反与无罪」是台湾推动转型正义的重要一步,透过法院审判,体认到并纠正过去的错误、违法,宣示司法是为保障人权而存在。当政治受难者一一凋零之际,拖了三十年的国安法第九条修法更显得刻不容缓。

(作者为政大台史所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