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育 > 自由广场》被霸凌的警专学生…

自由广场》被霸凌的警专学生…

时间:2019-05-21 17:5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陈振

反年改团体日前闹场世大运开幕式,造成多国选手无法进场,还有不明人士投掷烟雾弹,引起国内外舆论一片譁然。一名警专学生在脸书上发文批评反年改抗议人士,不料竟因此被多位老学长肉搜身分,还有资深警员留言呛说「敢来双北我就电你」,吓得这名警专生连忙发文道歉。

消息传到PTT八卦板后引发热议,乡民们一面倒痛批出言恐吓的资深警员说「这就是那群XX为什么能轻易通过封锁线的原因」、「留言有人直接讲要电人喔」、「帮高调」、「简直是勒索聚集地」、「难怪反年改的这么容易能攻进去大家都自己人XD」、「这就是所谓的共犯结构」。

没错,就是共犯结构,也正是那些反年改者之所以能轻易通过封锁的原因。这就很容易可以理解,为何几千名警察,居然对付不了几百位的反年改人士。这些人可以在西门町大剌剌悬挂五星旗,对法轮功学员恶言相向,也可以在世大运门口胡闹,然而有人只因携带小绿旗进场,就被警察搜身,这样的首都警察,不是双重标準吗?

(作者现职大学教师,新北市民)

看林内阁能否强势立威

◎ 张世贤

台湾警察的执法,有极为明显的双重标準:二○○八年十一月陈云林来台当天,警察恶狠狠打击绿营抗议群众,连现场採访的记者都不放过,那种场景异常惊悚难忘。二○一四年三月,太阳花们在行政院被蓄意不挂臂章的警察暴打重伤,连立委也无法倖免,警察杀红了眼的狰狞面貌至今历历在目,事后却船过水无痕。以这种规格施暴绿营的其他案例,罄竹难书。

如今政党再度轮替,蔡政府上台后推行多项改革,蓝营和急统势力即结合黑道在各处闹场阻挡,但警察大多无所作为,放纵他们来去自如。最明显的莫如今年四一九多位立委和县市长在立院周边遭受攻击的案例,人数众多的警察不把一小撮暴徒当现行犯逮捕,反而形同「押着」官员民代方便暴徒攻击,事后也不见妥适的依法处理。

这次台北市警察处理反年改团体干扰世大运的事件,更令人难以接受。这些偏蓝的团体早就扬言要到世大运会场陈抗,市警局早就应该周密部署,怎可让他们轻易走到选手进入开幕会场的门口喧嚣?当天一百多国选手担惊受怕而不敢进场,纵容这些团体让国家丢脸的警方,绝对要负全责,市警局局长邱丰光在这些时日的离谱表现,相信很少人不认为他应该下台。

林全内阁这次若不强势立威,惩处邱局长和相关人员,将无法改变北市警保蓝打绿的工具角色,蔡政府施政也必将继续饱受掣肘!

(作者为退休研究员,桃园市民)

别忘了「希特勒教训」

◎ 林志都

从爱国同心会过去可以长年在台北地标一○一前对法轮功与路人施暴,反年改者可以公然在警察包围下打立委、打台北市长,再到日前这群反年改人士如入无人之境,阻扰世大运选手进场,宛如毫无国法!但是,同样的台北市警察,却可以把太阳花抗议学生往死里打,我们可以发现,即使民进党政府二次执政,但是这个包含了检调军警的官僚体系,仍然是被亲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官僚所把持。

许多人认为世大运阻挡选手事件宛若意外发生的国耻,但是笔者想提醒各位,多年前,与这群人理念相近的蓝军立委们,在陈水扁总统主持的「中华民国国庆」典礼中就曾经满场乱跑,电视转播上镜头,那才真的是国耻!

就是因为政府一直未遏制这些暴力的煽动或执行者,就是因为有红蓝媒体继续撑腰,所以被中国中央电视台洗脑者会偷拿军史馆的武士刀去砍宪兵,只为了「想把五星旗挂上总统府」。

一九二三年纳粹党发动政变,想推翻德国威玛共和,史称「啤酒馆政变」。失败后希特勒只被关了不到十个月,其他与事者也多被轻判。结果就是纳粹党反而因此声势大振,在选举中大有斩获,十年内就掌握了德国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