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NBA > 自由广场》东南亚模式将被打破?

自由广场》东南亚模式将被打破?

时间:2019-04-30 16:1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吴景钦

又有十八名台籍诈欺犯从泰国遣返回台受审,却有另一批二十五名台籍人士将被移送至中国。这是否意谓着,台湾人遣台、中国人遣中的处理模式,已因两岸关係的冷冻出现变化?

二○一一年初,菲律宾将十四名台籍诈欺犯遣送中国受审,引发我国人民激愤,我政府就与对岸协商,将此批人士遣送回台。二○一三年,除与菲律宾签订刑事司法互助协定外,也与印尼、马来西亚等国进行个案合作,致逐渐形成台人遣台、中人遣中的东南亚模式。

惟这类域外的电信诈欺,由于犯罪行为地与结果地皆不在台湾,故在遣返回台时,他国若证据提供不完整,就会陷入诉追困境。尤其是所有被害人在中国,在不可能传唤出庭的情况下,就只能由对岸提供卷证,这不仅无法保证其可信度,更完全得视中方的脸色。

其次,刑法针对电信诈欺,即第三三九条之四第三款,法定刑提升为一至七年的有期徒刑;但根据刑法第七条,域外犯罪须是属最轻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者,才为刑法效力所及。除非将两岸认定是一个中国,否则,这些域外的电信诈欺犯,我实也无任何管辖权。既称为东南亚模式,则未与台湾有接触的国家,台籍人犯肯定就会被遣送至中国。如去年的肯亚或今年初的西班牙事件,即是显例。

去年十一月,立法院增订刑法第五条第十一款,将刑法第三三九条之四的加重诈欺罪列入域外犯罪的管辖权範畴,并于今年三月修正组织犯罪防制条例第二条,将集团诈欺列入组织犯罪的範围,以提高处罚的刑度。凡此修正,就可使域外的电信诈欺犯罪纳入我国刑事管辖权之内。

惟国际刑事管辖权之竞合,除逮捕地的所在国外,到底哪个国家有优先权,既有国势强弱的现实,更有犯罪防制的考量。以近来两起电信诈欺案比较,对于已遣返回台者来说,就是由我方主动与泰国合作。相对而言,即将遣至中国的人犯,就完全是由中方提供资讯。

也因此,泰国在处理电信诈欺事件,到底要将台人移往何方,除必然受到中国的干预与影响外,我方的证据提供是否充分、能否确保诉追与定罪,或许更是能否成功遣返的关键。

(作者为真理大学法律系所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