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育 > 自由广场》谈「血汗」明星国中学生

自由广场》谈「血汗」明星国中学生

时间:2019-05-01 15:4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 吕礼诗

日前人本教育基金会公布「一○五年全国国中教育正常化问卷调查报告」,发现过半学生每天在校将近十小时,每週上课五十小时,比《劳基法》规定工时的「每日不得超过八小时,每週不得超过四十小时」还要惨;但事实上,从家长及教育现场的角度观察,这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

首善之都的部分明星国中,早自习考试早已行之有年,午休拿来小考或补课、以参考书当作业,才更令人讶异;放学后,则是规定的作业与额外的补习。孩子晚上十点前能就寝,根本是天方夜谭!

尤有甚者,课程计画「仅供参考」,早早赶完进度,段考前两週反覆的考试磨鍊;不适应如此高压与填鸭教学的孩子,学校即以「辅导」为名,转介至资源班或建议转校,让升学率的分母变小,升学的榜单更为亮眼。

面对如此大的升学压力,任谁都想「从学习中逃走」,遑论刚脱离童稚学习环境的七年级学生,一夕间变形为考试机器。明星国中这般的教学环境方法,也无怪乎私立学校得以在十五年来能大行其道、生员逆势增加。

令人不解的是,督学莅校视导,教务主任和级任老师忙着通风报信,要老师和学生们把参考书藏起来,是大多数父母的共同记忆;为何时至今日,课程计画流于形式、参考书变成作业,连午休都不可得,置「国中小教学正常化实施要点」于无物,却不见教育主管单位的纠正?

卅年前一位台大学生在其自编自唱的《老师的话》一曲中,以「考试的问题、你千万要牢记,武装你自己、挤进那狭窄的门里」反映当年联考的荒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LQiaNG1DVE);卅年后、历经多次教改后的今天,数字挣扎的游戏不但依然存在,学生反而变得更为血汗,这才是谈「爱与榜样」的教育现场,最大的讽刺!

(作者为海军官校军事学科部前教官、偏乡国中兼任老师)